打印
手機閱讀本文
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

【壯麗70年】老票證講述生活變遷,從憑票買到任意購

時間:2019-08-06 09:48:42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日報 作者:記者 陳立萍 實習生 張曉靜

9.jpg

圖為羅東家中收藏的外匯兌換券。

10.jpg

圖為羅東家中收藏的布票。

12.jpg

羅東時常與兒子羅中鑒講述糧票等票證的故事。圖為羅東的兒子羅中鑒向記者展示糧票。

買糧要糧票,買布要布票……20世紀50年代至90年代,票證與人民生活密切相關,一切生活用品基本都要用票證。“票證,承載著一代人的記憶,也見證著一代人的生活變遷,是我們生活越過越好的見證。”在玉州區玉城街道東明社區的市民羅東家中,羅東拿起一張張略微發黃的糧票、布票,與記者說起了他那沐浴改革開放的春風雨露而越過越好的生活。

那些年,精打細算過日子

“那個時候物質匱乏,糧有糧票,布有布票,還有糖票、肉票、油票。總之就是什么都要票才能買得到,有錢沒有票根本買不到東西。就拿糧票來說,當時城鎮人口的口糧是定量發放的,根據不同的勞動強度、崗位以及年齡等有所不同。而糧票就是當時人們的購糧憑證。”提起以前的生活,羅東拿著一小沓的糧票感慨萬千。記者數了一下,羅東手上留存的糧票足有26張,面額多為壹市斤。

20世紀60年代末,羅東出生于一個普通干部家庭。處在物資匱乏的年代,羅東切身感受到了糧食的可貴和糧票的重要。“記得1975年那會,我正念小學,當時糧食是定量的,我每個月可以分到的糧食是12斤,我父母每人每月可以分到30斤。我們家兄弟姐妹多,糧食經常不夠吃。為了填飽肚子,哥哥姐姐們經常帶我到田里去捉蚱蜢,捉到后用竹條串起來烤著吃。”羅東告訴記者,當時1斤的糧票大概是相當于10個饅頭。小學時羅東去學武術,如果表現好,母親就會獎勵他一個饅頭,這讓他高興得不得了。1988年羅東去南寧念中專,當時在學校吃飯也得靠糧票,沒有糧票就要從家里扛米到學校去兌換糧票。“幸好當時我家里給我湊夠了糧票,不然就要扛米去上學了。那時候的交通可沒有現在那么發達,坐火車去南寧起碼6小時以上,坐汽車更久了,要八九個小時。”羅東感嘆道。

在羅東的童年記憶中,布票也是讓他印象深刻的一種票證。羅東的母親有一雙巧手,為補貼家用,她在上班之余時常幫鄰里裁制衣服。“那個時候,一個成年人一年只能分到六尺的布票,我們家人口多,布票根本不夠用。我們兄弟幾個的衣服大多是媽媽做的,她把幫人裁制衣服用剩的邊角布料縫制成‘拼接’款、‘撞色’款給我們穿。”羅東告訴記者,“母親的節儉讓我們一家順利走過了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,并且生活越來越好。后來,家里條件好了,家里老人也還是習慣自己縫制衣服,衣服破了總也舍不得扔,自己補補繼續穿,很少買新衣服。即使買了新衣服也總舍不得穿,印象中只有在重要的節日或者家里有重要客人來訪,母親才會穿上新衣裳。”

齊奮斗,生活越來越富足

20世紀80年代開始,在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下,個體私營經濟迎來發展春天,玉林街上的店鋪和商鋪也多了起來。“當時家里哥哥姐姐都已經出來工作了,家里生活好多了。我記得當時有一種票券很時興,叫外匯兌換券,是和人民幣等值的一種支付憑證。有了外匯兌換券可以到友誼商店購買香煙、糖果、電視、冰箱等高檔貨,不需要票。”羅東告訴記者,那時候,拿外匯兌換券逛友誼商店購物,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。1989年,羅東就曾拿著哥哥給的外匯兌換券到友誼商店買東西,讓身邊朋友羨慕不已。

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,90年代初,房地產開發開始升溫,羅東也迎來一個全新的發展機遇。“1990年10月中專畢業,我進入農資公司做會計。做了兩年多,從臨時工做到合同工,月工資也就84元。”羅東告訴記者,1993年3月,在不少單位職工陸續“下海”經商之際,羅東也大膽地把工作辭了,跟著哥哥做房地產開發。兄弟齊心,其利斷金。哥哥房地產生意做得不錯,不久后羅東的月收入就漲到了1300元。1995年,兒子羅中鑒的出生,讓羅東干事更有干勁。1997年,羅東一家三口住上了新房子,生活也越過越紅火。

“吃的喝的用的,想買啥就買啥。”如今,羅東生意經營得不錯,妻子和兒子工作穩定,其中兒子羅中鑒在中國鐵路南寧局集團公司玉林工務段工作。羅東對記者說:“我一直認為好日子是要靠自己的雙手努力奮斗得來的。我相信只要自己敢闖敢干、兢兢業業,生活一定可以越過越好。”

原標題:老票證講述生活變遷 從憑票買到任意購

責任編輯:鐘丹丹

關鍵詞:壯麗70年

你可能喜歡看的

极速赛车走势图怎么看